首頁 >資訊中心>行業資訊

汪玉凱:數字政府的到來與智慧政務發展新趨勢

近年來, 在“互聯網+政務服務”的引領下, 我國政務信息化的步伐明顯加快。伴隨著一系列新技術的應用, 政務信息化正朝著智慧政務的方向推進。如果說在如火如荼的智慧城市建設中, 智慧民生、智慧產業、智慧化基礎設施以及綠色生態的智慧化空間布局是智慧城市建設不可或缺的要素, 那么, 智慧政務無疑是諸多要素中起引領作用的頂端板塊。從這個意義上來說, 一個地方的智慧政務發展程度, 不僅反映著政府對信息化的應用程度, 也代表著智慧城市的發展水平。

數字政府初露端倪的四個主要標志

經過二十多年的歷程, 我國的政務信息化得到了長足的發展。如果用一句話來概括, 即數字政府初露端倪, 主要有四個標志:

一是政府結構由物理碎片化到虛擬空間整體性的轉變。我們知道, 政府結構包括橫向結構和縱向結構兩個層面。在傳統的政府結構下, 不管是橫向的部門設置, 還是縱向的層級設置, 物理上多處于分散狀態。這為企業、老百姓辦事造成了極大的不便。但在互聯網時代, 這種物理碎片化狀態被網絡空間的整體性、無縫對接的政府結構所替代。當前, 不管是一級政府, 比如中央政府、省市縣政府, 還是一個系統的衛生、文化、教育等政府機構的信息, 都可以以最快的方式在網上獲取, 多數都實現了無縫對接, 這為社會公眾了解政府工作提供了極大方便。

二是政府管理由封閉到開放的轉變。由于受到各種條件的制約, 在傳統的政府管理活動中, 信息透明度低、封閉是一種常態, 這給一些政府官員的暗箱操作提供了方便, 許多權錢交易、貪污腐敗都是在暗箱作業中實現的。但在網絡政府時代, 隨著信息公開、數據開放等制度的建立, 政府管理的公開性和透明度大大提升, 這不僅有利于人民監督公權力的運行, 也為公眾第一時間獲取政務信息提供了方便。

三是政府內部治理由部門協調到整體協同的轉變。政府運作的最大難題莫過于協調。在網絡政府出現以前, 更多的協調都是點對點地在部門之間進行, 費時耗力。但在網絡政府時代, 通過大數據的應用以及信息資源共享平臺等的構建, 可以實現跨部門的整體業務協同, 能夠減少部門之間的推諉扯皮, 有助于提高行政效率。

四是政府運行由傳統的手工作業到智能智慧的轉變。長期以來, 我國政府管理運作都處于手工作業的形態。盡管人們不斷強調要提高政府辦事效率、降低行政成本, 但手工作業的基本形態使這樣的努力顯得力不從心。但在互聯網時代, 借助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 政府已經擺脫了手工作業的形態, 正在向智能化、智慧化方向發展。從這意義上來說, 政務信息化對傳統的政府管理方式和運作方式產生了深刻的影響。

互聯網時代中國政府形態變化的四大推動力

第一, 技術進步與基礎設施建設。這是政務信息化能夠達到“數字政府初露端倪”的保障。20世紀40年代, 美國發明了第一臺數字計算機, 標志著現代信息技術的誕生。此后, 經歷了50年代到80年代的主機時代、80年代到90年代的微機加局域網時代, 直到90年代互聯網出現并開始商用, 前后也不過70多年時間, 但產生的影響卻是空前的。特別是互聯網的出現以及快速普及, 在短短的30多年時間里幾乎改變了整個世界。隨著技術的發展, 比如大數據、云計算、區塊鏈、物聯網、人工智能、5G等, 進一步加速了數字化、網絡化和智能化的進程, 為政務信息化不斷推進提供了強有力的技術保障。另外, 中國的信息化基礎設施可謂后來居上。目前, 中國網絡規模處在全球第一的位置, 智能手機用戶已經超過8億。可以說, 如果沒有技術的演進和基礎設施的保障, 數字政府不可能這么快到來。

第二, 社會信息化水平大幅度提升, 為數字政府提供了廣闊的應用基礎。政府要給企業服務、給社會服務, 得有人用。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了兩個新概念, 一個是智慧社會, 一個是數字中國。智慧社會在一定意義上描繪了社會信息化快速發展的過程。目前, 我國的網民數量超過8億, 社交媒體參與用戶數僅微信一個平臺就達到了10億, 網購人數超過4億, 電子商務交易去年超過30萬億, 移動支付也快速發展。應該說, 社會信息化水平的提升、智慧社會的發展, 為數字政府的到來提供了強大的應用基礎。

第三, 公眾對政務服務的新訴求, 倒逼數字政府發展。當前, 人民群眾在公共服務、社會治理、公共安全等方面的需求越來越高, 這與公眾生活水平提高、社會訴求發生變化有著直接的關聯。人民群眾訴求的提高, 無疑對政府的社會治理和公共服務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推動著數字政府的發展。

第四, 政府多年在信息化領域的耕耘, 使得政務服務發展取得明顯成效。從應用角度來看, 目前全國縣以上黨政機構如果離開網絡、離開計算機, 幾乎很難運轉, 這說明黨政機構對政務信息化的依賴程度不斷增強。這種依賴首先取決于環境影響、政策引領以及大量應用系統和平臺的構建。群眾由一般的獲取信息到公開參與, 再到網上辦事, 無疑是一個很大的跨越。因此, 政務信息化的應用驅動, 也是數字政府快速發展的重要推手。

5G時代, 智慧政務將進一步改善營商環境, 促進服務發展方式轉型, 人工智能將得到充分應用

應對經濟下行壓力和國際貿易不確定性, 智慧政務將進一步在改善營商環境方面發力。當前, 營商環境可以說是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一個痛點。根據世界銀行公布的數據, 2018年, 我國營商環境全球排名第78位, 與中國第二大經濟體的世界地位不相適應。2019年, 中國營商環境的世界排名有所上升, 位列第46位, 但仍與我國經濟在世界上的地位不相稱。因此, 未來智慧政務的發展要把改善和優化營商環境作為重中之重, 力求取得突破, 為應對經濟下行、解決貿易摩擦作出新貢獻。

從“三難”到“三通”, 智慧政務將取得新突破。長期以來, 我國政務信息化一直面臨著“三難”的困局, 即互聯互通難、數據資源共享難、業務協同難。而“三通”, 即網絡通、數據通、業務通。可以說, 排除“三難”障礙是過去幾年我國政務信息化發展的一個重點。從目前的情況來看, 已經取得了明顯成效。進入新時代, 我們應繼續在“三通”方面發力, 特別是要用改革的思維和手段解決問題, 破除體制機制方面的障礙。

服務發展方式轉型, 將成為智慧政務的重要使命。中國經濟經過多年的發展, 已經到了一個關鍵的轉型階段, 即由高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 這是大趨勢。而要實現發展方式轉型, 必須從三個方面著手, 即由注重規模數量型轉向注重質量效益型;由引進來型轉向走出去型;由學習模仿型轉向自主創新型。在這些方面, 包括智慧政務在內的信息化必將扮演著重要角色。

人工智能在智慧政務中將得到充分應用。當前, “讓信息多跑路, 讓群眾少跑腿”, 已經成為全國的一個口號。在5G到來后, 未來政務信息化將會出現新的目標, 即“智能化管理, 智慧化服務”, 這意味著人工智能等新技術會在智慧政務中得到充分的應用。從智能化管理來看, 人工智能將在交通、環保、市場監管、公共安全等領域獲得新的突破。另外, 市場監管精準化的要求, 有可能促進人工智能在市場監管乃至社會管理的某些特定領域發揮更大的作用。當然, 在推廣人工智能應用時, 不僅要考慮成本, 還要考慮個人隱私保護、公民個人權利尊重等, 因此, 要防止不惜一切成本的新技術的濫用所產生的不良社會后果。

5G時代, 數據融合的趨勢將越發明顯, 協同政務將出現新突破, 智慧政務將會插上騰飛的翅膀

政務大數據將被進一步開發利用, 數據融合的趨勢將會越發明顯。在政務數據、企業數據、社會數據三類數據中, 政務數據處于核心地位。這不僅因為公共部門是國家最大的數據源, 政務大數據占據全部數據的70%到80%, 而且還因為政務數據具有權威性、可靠性, 更具有開發價值。未來的趨勢應是:政務數據、企業數據、社會數據相互融合, 通過三類不同數據的融合、開發、利用, 使其派上更大的用場。當然, 這中間最大的難題仍然是政務數據的開放問題, 如何建立完善的政務數據開放制度框架, 定期向社會開放政務數據, 讓企業開發利用, 使數據產生新的價值, 將是一個重要問題。

協同政務將出現新突破, “放管服”改革將繼續發力。衡量智慧政務發展水平高低的一個重要標志, 就是跨部門協同政務的能力。一般來說, 業務流程優化得越好, 平臺構建就越科學合理, 跨部門政務協同能力就越強, 相應的體制機制障礙也就越小。過去數年, 國家圍繞“放管服”改革, 在破解協同政務的體制機制障礙方面已經取得了實質性進展, 這也是一些地方能夠比較快速地推進“最多跑一次”“一網通辦”改革的根本所在。隨著5G時代的到來, 技術為更大范圍、更深層次的改革提供了保障。因此, 如何謀劃更多的跨部門協同事項, 解決民生服務、社會治理、生態環境、市場監管等領域的協同難題, 無疑是未來智慧政務發展必須關注的重點。

政務信息化發展對政府自身的建設, 特別是將對構建約束公權力的制度籠子產生更大影響。當前, 腐敗問題依然是長期困擾我們的一大難題。從過去的實踐來看, 加大政府對公權力的約束, 除了要靠制度構建外, 還有一個重要途徑就是借助現代信息技術, 依靠技術、系統來管控公權力。未來, 在推動智慧政務發展的過程中, 我們應把政府自身的建設, 特別是構建有效的約束公權力的信息化系統放在重要位置。換句話說, 我們應依靠信息技術, 像社會管理精細化、監管精準化一樣, 對公權力進行精準化治理, 這樣才能真正構建起一個“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制度籠子。

5G時代的到來, 將為智慧政務插上騰飛的翅膀。互聯網商用到目前為止只有短短的30多年時間, 但其技術發展之快令人眼花繚亂。4G普及還沒有幾年, 5G時代正快速向我們走來。5G的最大特征就是信息、數據傳遞的速率更快、更便捷, 如此快的速率無疑可以支撐更大范圍內對海量數據的應用。可以設想, 5G不僅能夠在工業互聯網、社會信息化等方面派上用場, 也能夠在政務信息化方面大有作為, 到那時, 智慧政務將插上騰飛的翅膀, 成為重要的受益領域, 值得期待。

政務信息化的環境建設將得到進一步改善。這里所說的環境建設主要包括安全、法治、標準化等三個方面。信息、數據安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盡管不同層級對安全強度的要求略有差異, 但政務信息安全的重要性不容忽視, 特別是智慧政務時代更是如此。當前, 我國信息化的法治建設仍是一個短板, 而且并沒有取得更多的實質性改變。如果法律滯后問題得不到解決, 必將影響智慧政務的健康發展。同樣, 標準化也是影響政務信息化發展的重要因素。因此, 在未來智慧政務的發展過程中, 我們應優化環境, 強化信息、數據、系統安全, 將加快信息化的法治建設以及標準化建設等作為抓手, 為智慧政務發展保駕護航。

政務信息化的建設模式、運營方式將會有更多的選擇。總體來看, 在5G時代, 無論是政府信息化和智慧政務的建設模式, 還是系統的運行管理, 都要擺脫傳統的由政府唱獨角戲的思維模式, 要更多地借助市場的力量和社會的力量, 要在智慧政務領域探索更多的行之有效的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和手段。同時, 政府官員還要進一步轉變觀念, 改變重硬件、輕軟件的思維。

 

文章轉自:《人民論壇》2019年第11期

分享到:
色狼汇